能量之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自由能源装置实践手册
约瑟夫·卡特的评论

  • 背景颜色
  • 文字颜色
  • 文字大小

本帖最后由 能量海 于 2017-3-24 02:41 编辑


第十一章:其它装置和理论

约瑟夫·卡特的评论

    约瑟夫·卡特(Joseph H. Cater)出了一本名为《主宰一切的终极实相》的书,这是一本几乎不可能用任何合理的价格购买的书。其中,他指出的很多事情都有强有力的证据支撑的。这些事情看起来令人吃惊,由于——而仅仅是由于现行的教育体制蓄意怂恿我们去相信那些很明显已经不是真相的东西。谷歌图书有这本《主宰一切的终极实相》的一部分副本: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ySsNiCPUPecC&printsec=frontcover&dq=the+ultimate+reality+cater&cd=1#v=onepage&q&f=false 他说的东西是如此的不寻常,以至于很容易把他当成一个古怪的人。然而,他支持他所说的,用大量的实际可行的证据,这使你很难忽略他所说的,尽管事实上他的大多数发现直截与我们早年开始一直被教导的东西相抵,因此作为现实而接受。无论你是否接受他所说的,完全取决于你,但对于一个正直的人来说,很难拒绝他的当即演示。

    他提出有力的案例,证明存在一个蓄意科学误导的节目,压制的目的是为了保持普通公众的完全愚昧,如对于太阳系的实际物理现实和总体的宇宙,以及作为其结果,现实是远离流行概念的。卡特先生的物质描述对异常现象的整个范围提供了有理有据的解释,而这是传统科学不能充分解释的,而且他引用了大量的实验数据,提供了坚实的证据证明他所说的是有一个坚实的事实基础的。

    下面是他在他的《主宰一切的终极实相》一书中的一段非常简洁的摘要:

    最大的仅有的因素是在亚原子粒子里的错误理论。卡特先生指出,现实其实比传统理论所认为的简单得多。宇宙中充满了一系列他描述为“高次以太”和“低次以太”的高能粒子。这些以太粒子以不同的频率不断的随机运动,并产生出许多不同种类的复合粒子,包括“硬电子”(对它我们已经很熟悉了)和“软电子”——它有着非常不同的属性。软电子可以把硬电子汲入到自己的内部,遮蔽那些硬电子的属性。以太粒子组合成光子,所有的物质都是由光子和这些以太粒子组成。


    宇宙中控制所有物质的可使用的力只有静电力和磁力,而它们两者的作用是由电子的两种类型的许多不同的组合而修改的。由于光是由光子组成的,而且由于它们与两种类型的电子相互作用,许多观测到的科学事实导致完全错误的结论。卡特先生指出,新世界秩序的“精英”精心培育并支持这些虚假的结论,压制信息且在公布之前实际上改变观察数据。凯特先生指出了许多实例——更改那些还不足以隐瞒事实的数据。

    不可能提及卡特先生的所有要点,所以请理解,以下只是一个连贯整体选出的较少的部分,而很大部分在他的书中提供的附属证据这里都省略了。

    卡特先生说:

    1.现行的引力理论完全是错的,而引力是由大约每秒1兆周的电磁波频谱的部分(0.34.3毫米波长;处于雷达波段之上和红外线范围之下)导致的。艾萨克·牛顿提出的引力理论在一座山附近时是不考虑铅垂的偏转量的。一颗150英里直径的小行星可以有与地球大致相同的表面引力,而一些小行星有着它们自己的、绕着它们运行的卫星。如果牛顿是对的,这将是不可能的。

    作为引力的真正导致的结果,我们的月亮有着比预料高得多的表面引力,(而因此,有一个非同小可的大气层)。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对于1969年登月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如果真正的事实已为人所知,则将证明物理学的一个重要部分,因为它是目前存在的、是不正确的以及他们希望原封不动保持现状的东西。月亮,和大多数行星一样,不是实心的。当登月着陆器的一部分回落到月球的表面时,留在月球表面的地震检波器显示月球的震动像一口钟,持续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如果月球是实心的,就不会这样。

    证据非常明显,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已经严格审查过登月过程,但他们尝试隐瞒露了马脚,并存在一些明显的线索。例如,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声称,宇航员的太空服在地球上时重185磅。有照片显示一名宇航员向后倒去,然后他又重获平衡。这在物理上是不可能的,即便在低引力的条件下,而这意味着,“生命维持”系统实际上是虚的,是不需要的,因为那儿有大气层。当宇航员奔跑时也能看到表面引力高。即使美国航空航天局发布的减慢下来的版本,也无法掩饰步长和离地高度,这与在地球上是一样的。

    如果月亮像传统科学所宣称的那样有地球的六分之一的引力,那么月亮对地球引力的平衡点将约为从月球出发的22,000英里处。大英百科全书说这个距离约为40,000英里,这与其它的资料来源是一致的。那只能如此——如果月球表面引力比假定的六分之一的地球引力要高得多的话。

    有很多次,阿波罗宇航员绊倒了,摔了个嘴啃泥。在六分之一引力的条件下,肯定不会这样,尤其这还是一个健康和活泼的宇航员。此外,后来着陆所用的漫游者车长为10英尺,宽为7.5英尺,以及4英尺高,有着32英寸直径的轮毂。地球上重量为460磅,而在六分之一引力条件下,那只有75磅,可是宇航员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从登月舱卸下来。地球上的工程师们已经确定,如果在六分之一引力条件下操作,漫游者将要有20英尺长,并有一个20英寸的胎面。以16,00磅的地球装载重量,将需要远超过80英寸的回转半径,以避免每小时10英里时翻倒,或每小时5英里时多于20英寸,以及在下陡峭的山坡时肯定会有大麻烦。但宇航员确实下了陡峭的山坡,而且他们在最高速时转了个急转弯。

    阿波罗12号之旅带回来的一张照片显示一名宇航员携带的仪器挂在栅条上。仪器在地球的重量为190磅,如果是据称的在月球上的31磅,而只有30磅是不会造成栅条的明显弯曲的。

    早前的月球之旅时期,宇航员说,他们离开了大气层时,是看不见星星的。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大气层散射星光而使其显得更大,因而肉眼可见。大气层外没有散射,而星星太小,没有望远镜就看不到。阿波罗11号的旅程中,快到月球时,柯林斯说:“现在,我们又能看到星星、并在旅程中第一次识别出星座了。满天繁星……看起来就像在地球上黑夜的那一面”。这表明月球有着可观的大气层,这是由比地球的六分之一要高得多引力引起的,尽管光通过那个大气层的折射要小于地球大气层造成的折射。

    卡特先生指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非常清楚引力的真实本质,并在1969年登月旅行的很久以前就有了电引力驱动。不仅如此,还由于事实上月球比目前所以为的更大、更远,且具有更高的表面引力,在飞行过程中所用的火箭动力增补了电引力驱动。所有诚实的、研究过这些证据的人都清楚地知道,许多飞船具有电引力驱动,而且大部分在过去六十年都是被见过,都是人造的。(所有的政府都非常热衷于压制这种信息,因为如果向公众提供电引力驱动的交通工具,国界就无法维持下去)。

    2.相对论,由爱因斯坦提出,是不正确的,而卡特先生花了相当长时间证明相对论是错的。在爱因斯坦之前,光的横波理论被普遍接受。没有以某种方式振动以传输波的介质,波就无法存在。因此,人们接受整个宇宙弥漫着“以太”。迈克尔逊 ·莫雷(Michelson-Morley)实验准备测试这一点。一束光线被分成穿过相同长度的不同路径的两个部分。地球运动穿过以太应由此引起重组光线来显示衍射的图样。它们没有。没人想到光通过以太是否被减速,那么物体——如行星——会由于穿过它而被严重阻滞,它会慢下来,并停止。这个实验还带来了荒谬的想法:光的速度是恒定的——尽管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光穿过水的速度仅为光穿过空间的速度的75%。也有人提出,观察者的运动方向和速度无关。那个时间在一个运动的系统上会减慢,那个物体会在运动的方向上缩短,而那个物体的质量会随着那个物体运动的加快而增加。这些都是荒谬的意见。著名的 E = mc^2 方程实际上是从1903年的洛仑兹方程得出的,比爱因斯坦粉墨登场早两年。

    物理学家坚决主张用粒子加速器证明质量随速度的增加而增加。情况并非如此,而实验其实证明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原理,使许多物理现象有了一个更好的理解。这是一个既定的事实,当它被赋予一个周转速率时,围绕着带电体生成一个磁场。磁场又是从哪里来的? 粒子加速器里,当粒子加速时,在它们周围生成了磁场。当系统的总能量保持不变时,磁场必须牺牲静电场都能生成——一种能量转化为另一种能量。这种从排斥静电荷到磁场的转换导致粒子聚集在一起,得出一个质量增加的假象。此外,由于静电成分下降到几乎为零,加速力也减弱到接近零,得出的假象是物质的行进无法超过光速。

    根据广义相对论,引力场会趋向于减缓时间的推移,而引力场越强,效应越明显。结果发现,铯原子钟在高海拔地区运行比在地水准平面上快。这已被视为爱因斯坦思想有效的证明。软粒子的浓度是近地比高海拔高,而那使得时钟运行比高海拔快。对于光速不取决于其来源的速度,1913年的萨格纳克实验提供了直接证据:观察到的光速是取决于它的来源的速度的,反驳了相对论。卡特先生(就像其他人一样)提供了大量的演示, 证明爱因斯坦的推断是不正确。

    3.显然,引力要为潮汐形成的原因负责,但标准的解释并不足以胜任,它是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的,即引力效应有着无条件的穿透力。换言之,穿过物质时的唯一衰减是由于平方反比定律,这实际上是违反能量守恒定律的。

    众所周知:如果两个物体都受到一样的加速度,一个物体无法相对于另一个物体赋予加速度。由此推论,由于大体量的水被相对于地球加速而引起潮汐,水受到与作为一个整体的地球相比不同的加速度,否则,地表将不会有水从这边到那边的潮汐运动。解释假潮汐运动,假设引力具有无条件的穿透力时产生了问题。由于太阳和地球与月球和地球之间的距离相比与地球的直径相比之下要大,地球的所有部分将受到几乎相同的外部天体的引力引力——如果引力具有无条件的穿透力。高潮往往出现在月亮在顶点的时候,两者都是直接就在月亮的下面,而且同时,在地球的另一边。

    地球轨道朝赤道倾斜了28度,所以月亮永远不会进一步向北或向南超过28度。根据牛顿的理论,最高潮应该出现在赤道附近,但事实是,经历的最高潮汐离赤道远得多,它的北面和南面均是如此。卡特先生提供了这些效应的深入讨论,证明牛顿的引力概念是错误的。

    4.人们普遍接受任何形式的能量都是从一个较高的势能流向一个较低的势能的。能量再分配定律规定,当辐射电磁能与物质相互作用时,得到的辐射作为一个整体,其频率低于原来的光。这就是为什么较低海拔的温度通常比那些较高海拔的温度高,因为太阳光穿过空气转换为较低的频率——包括激活了原子和分子的热运动,从而产生热量的红外线。任何动态单元与各个部分组成的整体相比都较少活性。越高的以太由越小的、更有活性的粒子组成,而越低的以太则由大的、更复杂的、并因此较不活跃的粒子组成。两种以太占据着同一个3维空间(这是唯一的空间存在)。

    当已知频带的光产生时,只有与这个光相关联的以太被立即激活。光子由以太粒子组成。光子结合以构成伴随这种光线的穿透粒子。在较低频带里的光组成的粒子称为“软”粒子,而那些与伽马射线有关联的、以及其上的被称为“硬”粒子。

    软粒子比成就它们的光子更有穿透性,因为,不像较大的软粒子,光子具有相对大的表面积——与它们的质量成比例。软粒子,并且特别是软电子,在所有的生命过程里和其它化学反应中扮演着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较高的以太粒子的能量或场强以及 周围都大于较低的以太的。粒子的直径与其构成光的平均频率成反比。

    5.太阳的辐射能量在它们穿透地球时,不断地转化地为比以前更低的频率。以这种方式,几乎所有原来的紫外线在它穿透地球的外壳时转换成更低频率的辐射。这是某些太阳的辐射转换成为保持地球和其它行星在围绕太阳的轨道上的引力诱导辐射,并得出太阳大约有地球引力三十倍的错觉。值得一提的是,软粒子比硬粒子——这当然是物质的有机组成部分——更容易穿透固体物质。

    所有的物质由于基本粒子的相互作用,都不断辐射出许多不同种类的软粒子。这些辐射的粒子承受了一个转换效应——当通过大量的浓聚物质时,按照转换律。当这发生时,一些辐射转化为引力诱导辐射。这是地球和月亮两者的某些表面引力的来源。对地球和月球引力起作用的最大因素是原子和分子的热搅动引起的辐射转换。这种活动引起的粒子构成较低频率的光子。这种辐射更容易转换成引力诱导辐射,首先因为它更接近这个频段。这个辐射的一个重要部分,源自地表之下数英里,在它到达地表时被转换成引力产生能量。地球和月球的大部分引力辐射在其地壳最上面的50英里处生成。低于这个层面,大部分来自太阳的能量已经转化为较软的粒子,而地球和月球的物质都被它们渗透。

    这些软粒子比固体物质更有效地筛选出引力辐射。这是因为与它们相关以太在频率上更接近引力辐射带。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月球的引力几乎与地球引力相等。同时,这就清楚了为什么确定所谓的“引力常数”的卡文迪什实验是具有误导性的——实验中所用的物体里没有足够的材料用于产生任何辐射转换。物体产生的引力效应完全是由于分子的热搅动,没有任何的辐射转换。分子的热搅动产生红外线,而这种辐射只有极微小的一部分在引力产生的频带。这个“引力常数”加上无限重力穿透的概念,要求科学家们去假定地球有极大的质量和一个直径四千英里的铁核。

    有意义的是卡文迪什实验表明重力效应随温度的变化而变化。加热实验中所用的大球,小球更趋向于移向大球。大球冷却时,小球退回原处。这被搪塞为是由于对流所造成的——虽然他们未能解释为什么对流可以产生这样的效应。这方面的一个详细的介绍可以在第11版的大英百科全书的题为“重力”的一节上找到。(如果他们觉得是气流被干扰的结果,那么实验应该重复,盒子里有空气被排出)。

    如前所述,物质产生红外辐射被部分地转化为引力辐射。至于山脉,没有足够的物质去转换成这类辐射的重要部分为引力辐射。大部分辐射会在它们能够被转换前从山顶和山坡逃逸,因为通常它们的平均高度都比水平尺寸小。产生于山体内部纵深的引力辐射通过覆被物质被部分分散。这是困扰传统物理学家的铅锤之谜的根源——因为铅锤并不按照牛顿定律所要求的程度被拉向山体。

    另一个问题是,相比于太阳,地球辐射只有表面积的每单位辐射的一个极微小的量,但它能够保持月亮在它的围绕地球的轨道上。即使让红外辐射从地球传递到月球,并在那里转化为额外的引力辐射,它仍然不足以保持月球在轨道上,除非月球是空心的,而且它的壳不超过一百英里厚。

       1978年,科学家们惊讶地发现一些小行星有着在轨道上以相当大的速度绕着它们运行的卫星。根据牛顿的理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小行星的引力太过微弱,根本无法做到。当天体有数英里直径时,它是足以产生引力辐射的。这种效应随着天体大小的增加而迅速增加,因为被转换的红外线比被物体外层屏蔽的要多得多。效应持续到天体的直径到150英里和超出那个点,外层的屏蔽效应与红外线转化成引力辐射的增加率保持同步。 这意味着所有行星都有着几乎相同的表面引力。

    6.卡特先生解释了软、硬粒子和引力怎样有限穿透地壳、大陆漂移、地震和火山的原因。他还评论,如果地球是一个完全实心的球体和重力的牛顿版本是正确的,那么地球将完全是刚性的,而且陆地没有变化发生——除了一些轻微的侵蚀,而到如今也肯定不会有崇山峻岭了。

    7.其中一个最根本的物理定律涉及到静电和磁场之间的关系。一个转换成另一个,反之亦然。惯性是有关静电和磁场之间的关系的第三个因素。运动电荷的动能体现在它的磁场中。磁场增长的代价是损失它的静电场(由能量守恒定律决定)。惯性的作用和条件控制其幅度已经显露。当给定一个速度时,物体的惯性取决于它产生磁场的能力。惯性越大,这种能力越强。

    物体惯性的大小与磁场的能量成正比,其物体的发育是以一个给定的速度增长的。于是由此得出惯性是取决于物体的总的静电电荷的。这也适用于所谓的“不带电”的物质。在所谓的不带电的状态,所有的原子和分子都是有一个净正电荷。因此,当给定一个速度时,即使是原子和分子也会形成一个磁场。

    1901年,马克斯·普朗克发现,如果他假定能源存在于不相干的单位中,他只能在作为那个物体温度的一种功能的黑体空腔中的辐射能频率里得到正确的分布。他提出了NHVN是一个整数,V是所涉及的光的频率,而H是一个普适常数 (表示为能量项乘以时间,即,尔格秒)。这就是现在被称为普朗克常数的6.6×10^-27尔格秒。

    光子的动能与频率成反比。越低频率的光,由越大和数量越多的光子组成,以与较高频率的光子相同的速度行进。平均而言,在任何特定的射线中的光子数目,和伴随的软电子的数目将是一个常数,与频率无关。这与同一类的以太粒子之间的平均距离或平均自由程是一个常数——无关所涉及的以太——的结论是一致的。构成软电子的光子平均数也与频率无关。这意味着软电子的表面积直径也将与频率成反比。伴随着光,软电子以小于那个光的速度行进。软电子通过加快移动光子的轰击而加速。

    从表面看,似乎软电子的平均速度应该与伴随它们的光的频率无关。这并非如此。软电子相关频率越高,行进速度越高,而这就是光电效应的关键所在。尽管较高频软电子的较小质量是通过轰击较高频光子的较低动能抵消的,表面积与质量成正比。这意味着与质量成正比例,电子相关的越高频的光会受到光子越大的轰击,因而加速力越大。表面积和体积、或质量之间的比率,与两个特定球体的直径之间的比率成反比。由于其它因素相抵,因而断定必然是软电子的平均动能与质量成比例,正比于它所相关的光的频率。软电子与它们所包含的硬电子表面相碰撞时被释放,而它们轰击其表面,产生光电效应。它们将以容纳它们的软电子相同的速度行进,这样它们的平均动能将与光的频率成正比。

    量子力学被认为是二十世纪物理学的里程碑式的成就。鉴于上述原则,不足为奇的是,数学上玩弄普朗克常数会解释众多的实验结果(从量的意义上来说)。量子力学专家在这方面享有相当大的成功,尤其是在原子光谱领域——不知何故。其实,量子力学甚至没有资格作为一种理论或观念。它仅仅是对有着普朗克常数和他的有效的假设为起点的某些现象做一个数学描述的尝试。现代“理论”物理学家完全不懂为什么他们的数学与某些实验结果不一致。是的,他们已经使自己相信,通过对这种现象的数学描述,他们其实已经解释过它们了。

    现在它变得清晰起来,为什么质量能够以恒定速度穿过空间旅行,而没有遇到减速力。以太粒子是如此活跃,以致在运动物体的后面关闭的力往往等于在前面遇到的阻力。后面部分产生了一个临时的空虚,迅速被围的以太粒子填充,产生了一个非常像柯安达效应(附壁效应)的效应。填充过程中,组成物体后部的基本粒子被以太粒子轰击,以比平常更高的速度行进。此外,组成以太粒子的质量是非常相对稀疏地分布在整个空间,情形相当于一个巨大的质量行进穿过一个极其稀薄的大气层。

    8.光子的创建过程中,附近的以太突然压缩。一些以太粒子被迫靠近到足以彼此依附。这种聚合随即以巨大的力向外推进,其方式类似于压缩的弹簧被释放。耗尽这种加速力后,光子达到光的速度,这发生在距离等于所谓的波长时。这个过程 在同一区域重复,而跟随着第一个,产生另一个光子,恰好在后一个波长。在寻常光的生产期间,一个很宽范围的以太受到周期性的影响。 这导致无数种这类粒子以不同的波长向四面八方繁衍。由于所有方向上都投射了众多光子,导致众多碰撞,引起很大一部分彼此粘附成聚集体。

    在通过不同密度的介质时,甚至在其通过外层空间的通道里,绝大多数的软电子生成于光速的涨落期间。任何减慢,都会产生一个光子的回冲,并随后结合成相对巨大的聚集体。在开始时,这些聚集体移动远远慢于游离光子。因此,一些稍晚产生的光子,赶上并附着在聚集体上。它们的与聚集粒子的碰撞使粒子加速。这就是一直伴随着光的粒子的起源。以这种方式形成的粒子会在大小、稳定性和穿透能力上有很大不同。已被证明软粒子比硬粒子更容易穿透普通物质。所以,以太粒子结合形成光子,反过来,光子结合形成光粒子。这个,光粒子将会解体成为光子。

image257.gif (21.01 KB, 下载次数: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