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之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25775|回复: 471

自由能源装置实践手册

  [复制链接]  |   小说模式
发表于 2012-6-17 02: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wow_coverpic][/twow_coverpic]

  从小到大,我们所受到的教育都是在盒子里的。现在,请把盒子打开,把目光投向盒子外面去!

  敞开心扉,不断学习!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02:31:35 | 显示全部楼层
[twow_volume:序]
[twow_chaptitle:序言]



序言

  这里提供一点背景信息以有助于您了解本书的性质。

  我是个普通人,所以对“自由能源”感兴趣,是因为在1980年看了英国4频道电视台播放的《用水运行》(It Runs on Water)的电视节目。这个节目一直到现在还能在这里看到:


    依我看,这部片子的内容似乎并不尽如人意。它报道了许多非常令人关注的事例,但没有给观众以毋庸置疑的细节,对这一问题做跟进和进一步的调查。不过,它使我明白了还有“自由能源”这回事。

  我试图找出更多,但不太成功。在1986年,我从专利局买了一些斯坦·梅耶的氢氧发生器(Stan Meyer’s hydroxy gas)文献。尽管有趣,但还是没有提供更多的实践方面的补充信息。后来情况有了戏剧性的改变,可得到的信息大大增加了。但即使今天,要找到自由能源系统与技术相关的、直接的、有用和实用的信息,依然相对困难。大量的信息只是闲谈、无足轻重的文章,对描述人、事件和发明都是模糊的、概略的,几乎完全缺乏细节。

  这些文章用这样一种腔调说:“有一种称之为‘公共汽车’的新发明,可用于搭载乘客从此处到彼处。某日我们看到一辆,被涂成蓝绿相间的颜色,绿色和蓝色,极为引人注目。开车的是是乔·布洛格。他穿一件手织毛衣,笑容可掬。乔说,即便他的孩子也可以轻松地驾驶一辆公共汽车,因为这太容易了。乔希望最多再干六个月就退休,因为他准备去勘探金矿。”尽管我相信这类文章也挺不错,但我想要的描述类型还是诸如:“有一种谓之‘公共汽车’的新发明可用于搭载乘客从此处到彼处。某日我们看到一辆,印象深刻。因为它有45个乘客座位,车身由铝合金压制而成,车箱尺寸12×3米,四角各有一轮,一台约克镇博斯沃思引擎公司制造的5升柴油机,有助力转向系统、液压制动器和……”

  还有许多文章、科学著作和书籍,非常坦率地说,当作者数学地思考和在方程式中表达自己时(他们通常不定义用在方程式里的条件,令其实际上变得晦涩),我无法理解。我不用数学方程式思考,所以我不能分享到如此高水平的思想和分析,尽管我的网站上有一些这一类的文章,这是为了帮助那些的确有能力的来访者更容易理解。

  在长时间的寻找和调查后,我开始收集到足够的信息以确信什么是做完的,什么是已经实现的,以及一些观察到的效果的可能背景原因。早在2005年,我决定了是否分享我的发现,把它作为我遇到如此巨大的困难和不得不付出如此巨大的努力来查明的、可以帮助他人的“自由能源”的基本原理。所以我写了本书的第一版,并做了一个简单的网站,让其他人可以自由取用。当然,本信息内容不是静态的——相反,它会很快被移走。所以,这些信息摘要通常每个星期更新或细化一至两次。目前的显示结构是当材料大量增加时的第三种风格的版面布局。

  应该强调的是这类资料是我发现的、在我所感兴趣的主题里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一部份。我没有制造和验证每一台所描述的装置——那会耗尽我的一生,因此,请理解,这只是一个尝试,以有助于你本人的调查。尽管其中一些装置的工作如其所述,经过了独立的复制和证明,反对者是错的。如果某人制造了一台的装置而未能令其如其所述地工作,那么只能老老实实地说那是一次不成功复制尝试。当然不能说明原型机运行与发明人描述完全不一致,仅仅是(也许是不恰当地)复制的尝试,是不成功的。在某些实例中,你会看到我对某个不可行的设备表达自己的观点,或者,就如在“硝基电池”(Nitro Cell)的情况下,我的确认为可行,但很多人尝试制做后没能得到其所述结果,那就不能作为一种调查项目来推荐。

  我没有暗示这套信息涵盖了每种可能的设备,也没说我的陈述在这一主题所知的所有事情上,无论如何是结论性的和权威性的。老话说:“如果你无所不知,你只是没听到所有问题!”所以,这个材料只是对这个主题的一个介绍,而不是一本所有所知设备的百科全书。

  我应该要感谢许许多多的人。他们友善地允许我复制他们那些数据详实的材料,提供给我图片,审核我写的内容,提出补充建议,等等。同时那些仁慈的人们还准许我把他们自己的作品复制后直接放到我的网站上,或放进我的文档里。似乎有一个值得关注的共同点是他们当中很多人显得渴望自由地分享这个信息,而不是设法从销售中赚钱,而我感谢这些人的慷慨。

  许多人持有“阴谋论”观点,并相信有一种合谋的势力压制这类信息,而尤其是阻止自由能源装置进入市场。我个人认为大量的反对只是既得利益集团的正常反应。如果你每小时确实能赚取数百万利润,你会欢迎那些截除你的收入最终为零的系统介绍吗? 如果不,你会支付多少钱来保证现存体制永远不变?——一百万?十亿?而这种反对肯定存在,并且经过变化而失去金钱和/或权力的人会继续反对这种知识,而在更大的程度上,任何商用自由能源设备的介绍,我觉得与本书无直接关系,因此几乎信息的全部焦点都在设备上——它们做什么,它们是怎样做的,以及当它们从本地环境汲取额外能量时是如何运行的。

  让我再次强调,这套信息绝对不是这一主题的结论,而只是一个没有宣称自己无所不知的个体对这一主题的介绍。享受你的探究——祝你在方方面面成功!

  帕特里克·凯利
   20084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02:3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能量海 于 2018-4-8 11:54 编辑

[twow_chaptitle:综览]


综览

  本文包含了我就这个问题研究了数年后所了解到的大部分资料。我既不想推销什么,也不想要你相信什么。当我开始研究这个问题时,可用的信息少得可怜,而且深藏在难以理解的专利文献里。我的目的是让你比较容易找到、并理解相关的、目前可用的材料。信不信由你,与我无涉。需要强调的是,本文讨论的几乎所有设备,都是我没有亲自搭建和测试过的设备。那将需要几辈子才能做到,而这无论如何也不是一个实际的选择。因此,虽然我相信发明人所说的一切完全准确和正确;但你还是应该视其为“传闻”,或一家之言。

  很久以前人们普遍认为世界是平的,是座落在四头大象的背上的。而当发生惊天地震时,那是大象不安分了。如果你想相信,是你的自由,可别算上我,我不信。

  人们对莱特兄弟说,飞机不可能上天,因为它比空气重。这是一个普遍的观念。莱特兄弟看见鸟儿飞,鸟儿无疑要比空气重得多,这下清楚了,普遍观点显然是错的。认识到这一点,他们开发出飞行十分完美的飞机。

  多年来,莱特兄弟开启的技术,以其审慎的科学测试和严谨的理论而发展成为今天的科学航空学。这一学科广泛应用于设计并制造非常成功的航空器,而航空学已经获得了“法则”的光环。

  遗憾的是,有人把航空计算用于大黄蜂的飞行,发现根据航空动力学,大黄蜂是不可能飞的,因为蜂翼不能产生足够的升力使它们离开地面。这的确是个问题。因为你完全有可能看见黄蜂以完美的方式飞行。由此,航空法则说大黄蜂不能飞,可大黄蜂偏偏就能飞。

  是否这意味着航空法则无用?当然不是。这些法则应用多年,并以其生产优秀的飞机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其实,这说明航空法则尚未涵盖所有飞行方式,需要将其扩展。大黄蜂飞行是通过气流湍流而产生的升力。

  科学定律仅仅是当前的最佳理论而已,意识到这一点非常重要。而这些定律无疑会在进一步的科学观察和发现的基础上得到更新和发展。让我们希望在四个大象不安分之前,有机会多学一点!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02:5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能量海 于 2018-4-14 14:58 编辑

[twow_chaptitle:导论]


导论

  应该强调,这些材料的目的只是提供信息,仅此而已。如果你决定依据本书制造一台装置或其它的什么东西,这完全要由你自己来承担风险和责任。例如,如果你在一个沉重的箱子里做了个东西,随即砸了自己的脚趾头,这可完全是你自己的责任(你应该知道要小心一点嘛),没人会对你的受伤和痊愈过程的经济损失承担义务。进一步明确地说,我不保证书中的装置或系统会如发明人所描述的那样工作——或以其它方式工作,我也没宣称书中的资讯和对装置的描述有什么帮助、或有什么效果。我再强调,我可没有怂恿你去实际制造书中的装置。事实上,是有非常详细的施工图,但也不能说我在怂恿你身体力行地去造这么一台。在你做出选择前,你最好把本书当成一部小说来读。

  很抱歉,这本书似乎是一本入门读物,而我的目的正是令其尽可能简单明了,让每个人(包括不是以英语为母语的人)都能理解。如果你不熟悉电子学基本原理,那么请阅读第十二章的简明的步进式电子学教程,其目的是帮助那些对此完全陌生的初学者。

  在这个时间点上——二十一世纪之初,我们必须意识到某些科学定律并不涵盖每一宗个案;尽管它们过去很有用,但它们的确需要发展,以涵盖那些至今仍在“定律”之外的案例。



  例如,假设一名银行劫匪闯入一家银行并偷走了所有现金。他可以拿走多少?答案是:“每一张纸币和每一枚硬币”。所限是银行里存放的现金。这就是传统能源“定律”的含义。的确简单明了,你不可能从银行拿走更多。看起来相当是简单,不是吗?

  另一个例子:想象一个完全装满水的玻璃杯,用常识告诉我,玻璃杯能倒出多少水?在以下图示的实验周期里,温度、压力、重力等都恒常不变。


  答案是:“能倒出的水是玻璃杯里实际所装的水”。 同意。这是当今科学的回答。严格准确地说,你永远不可能倒出全部的水,因为杯子内壁总会残留少量的水。换个说法就是倾倒的运行效率不够100%。这是生活中的一般规律,很少有什么事能做到100%

  因此,我们同意当今的科学观念。那么,倒出水的最大量等于杯内水的体积?这似乎简单明了,不是吗?科学这样认为,并坚持认为事实如此,没有其它可能。 这种配置被称为“封闭系统”:只考虑杯子、水和重力。

  然而,对现行科学思维来说不幸的是:这不是唯一的可能情况,而且,“封闭系统”在现实中几乎是未知的。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假定周围任何东西的影响将平衡(抵消)而看来实际是一个净零效果。这真是一个非常方便的理论。但很遗憾,这并非基于现实。

  让我们再次把水注满并准备倾倒。但这一次,我们要把杯子放置在一个活水水源下面:



  那么,现在,杯子可以倒出多少水? 答:“杯子容积的数百万倍。”但等一等,我们不是刚说过,只能倒出限于杯子容积的水吗?是的,我们的确说过。这正是当前科学教育的说法。 这里的底线是,当前科学所说的,实际上在大多数情况下仍然是事实。但在某些情况下,“封闭系统”的基本假设并非事实。

  一个流行的错误观念是:你从系统得到的能量不可能多于你输入的能量。那是错的,因为这句子措辞不够严谨。让我再说一次,而这次强调关键词:“从系统得到的能量不可能多于输入的能量”。如果其为真,那么一艘帆船就不可能不用任何燃料而得以环游世界。 但这已经做过多次了,没有任何驱动能源来自船员。如果其为真,那么一台水车驱动的谷物磨粉机将不能生产出面粉,因为磨坊主自己肯定没有去推动磨石。如果其为真,就没人建造风车,或建造太阳能电池板或潮汐水力发电站。

  这个表述应该这样:“从一个系统中取出的能量不可能多于输入的能量、或系统中已经存在的能量”。这是一个非常不同的表述。当你驾驶一艘帆船,风提供了驱动力,使旅行成为可能。注意,这是由环境提供的能量,而非由水手。风来了,无需做任何事。而只有很少一部分的到达帆船的风能转换成为帆船的前推力,有助于航行。大量的能量抵达帆船处,最终拉伸缆索,唤醒帆船,发出呻吟声,推动操舵机构,等等,等等。 这种一个系统的输出不大于输入的理念称作“能量守恒定律”,是完全正确的。尽管事实上它令人困惑。

  “自由能源装置”或“零点能装置”这样的名称适用于那些似乎能量输出大于输入的系统。人们有一种强烈的倾向认为这种系统是不可能的,因为它违反了能量守恒定律。非也。如果那样,而任何这种系统显示是运转的,那么这个“定律”就需要修改以涵盖新观察到的事实。没有必要做这样的改变,它只取决于你的视点。

  例如,看看这种矿石收音机:



  孤立地看,我们好象有了一台违反“能量守恒定律”的自由能源装置。当然不是。但如果你不看全图,你看到的是一台只有无源元件,可是却能(当线圈大小正确时)使耳机产生振动、并复制出可识别的语音和音乐的装置。这看起来像是一个没有能量输入、却产生了能量输出的系统。孤立地看,这对能量守恒定律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但当从常识角度审查,它根本没有问题。

  全图是:


  电源供应给附近的发射机,产生无线电波,反过来,在矿石收音机的天线里引起一个微小的电压,它又反过来向耳机提供动力。耳机的能量远远低于驱动发射器的能量。毫无疑问,这与能量守恒定律没有冲突。然而,有一个量称之为“性能系数”(Coefficient Of Performance),或简称“COP”。这被定义为从一个系统出来的功率值,除以操作者必须输入该系统而使其能够工作的值。在上面的例子中,尽管矿石收音机的效能远低于100%COP却大于1。这是因为矿石收音机的主人完全无需提供任何电源以令其工作,而依然能以声音的形式输出功率。由于用户需要输入以令其工作的功率为零,而COP值的计算是零输入功率除以输出功率,那么COP实际上是无穷大。效能COP是两回事。 效能永远不会超过100%,而且由于实际任何系统都会有损耗,它甚至难以接近100%

  另一个例子,看看太阳能电池板:


  再次孤立地看,这看来象是个自由能源装置(实际上也是),因为如果把它放在白天的室外,无需用户提供任何输入功率,总有电流供给负载(收音机、电池、风扇、泵,诸如此类)。仍旧是有输出却无输入。试试在黑暗中用它,你会发现完全不同的结果。原因请看全图:


  太阳能电池板的能源来自太阳。到达太阳能板的能量仅有17%转换为电流。这绝对没有违背能量守恒定律。这需要更详细地细节解释。 能量守恒定律适用于封闭系统,也仅只是封闭系统。如果能量来自环境,那么能量守恒定律恰恰不适用。除非你考虑从系统外部输入能量。

  在谈到系统效能,人们有时说到“超一”(over-unity)。从效能的角度看,并不存在“超一”。因为这意味着系统输出的能源比输入多。上面提到的那位靠得住的银行劫匪将不得不从银行金库里取出多于实际存在的钱,而这在物理学上是不可能的。所有现实系统总有一些损失。因而效能总是无法达到系统输入的100%。换言之,任何现实系统的效能都低于整体。

  然而,完全可能有一个系统的功率输出大于我们让它运转起来而必须给予的功率输入。以上述太阳能电池板为例,它只有少得可怜的17%的效能,但我们不必提供任何能源来让它工作。因此,当它在阳光下,其性能系数(“COP”)为输出功率(50瓦)除以能令其工作所必需的输入功率(零瓦),等于无穷大。这一来,我们这块卑微的、众所周知的太阳能电池板只有17%的极差的效能,但同时拥有无穷大的COP
 
  目前,普遍都接受构成我们的宇宙的80%以上的是“暗物质”和“暗能量”。在这种语境下,形容词“暗”没有什么诡秘和不祥,它指的是我们看不见它罢了。我们利用了许多有用的、但却看不见的东西,如无线电波、电视信号、磁性、重力、X射线,等等、等等。
  
  事实是,我们身处一个我们看不见的、广淼的能量之海中,这相当于上面所示的矿石收音机的情形,只是我们所在的能量海强大之极,远胜于从发射器发射出来的无线电波。问题是,怎样才能开发这些我们周围的能量,并使之为我们做有益的工作。这是一定做得到的,但并非易事。

  一些人认为,我们永远无法取得这种能源。不太久以前,人们普遍认为没人能以每小时超过15英里的速度骑自行车,因为加在脸部的风压会令骑车人窒息。今天,多少人骑得比这快得多也没窒息。为什么?——因为原来的负面观点是错误的。

  不太久前,人们认为金属飞行器不能飞,因为金属比空气重得多。今天,数百吨重的飞行器每天都在飞。为什么?——因为原来的负面观点是错误的。

  现在可能是一个好时机,来解释零点能的基本原理了。量子力学专家指出宇宙是怎样以“量子泡沫”的方式运行的。每立方厘米的“虚空”空间沸腾着能量。数量之多,若以爱因斯坦的著名公式转换,E=mC^2(既能量=质量×一个非常大的数),那么,它会产生出你用最强大的望远镜所能看到的尽可能多的物质。实际上空间非“空”。那么为什么我们看不见任何东西在那里?因为能量实际上是无法看到的。那么好的,为什么你不能测量到它?其实原因有二:第一,我们从来没有试着设计一台可以测量这种能量的仪器;其二,能量以每秒数十亿、数十亿、数十亿次的速度令人难以置信地迅速变换方向。

  有如此多的能量存在,物质粒子瞬间产生,然后湮灭。一半粒子是正电荷,另一半是负电荷,而由于它们均匀地分布在三维空间里,所以总平均电压为零。既然电压为零,我们用什么来作为能源?如果您将它留在自然状态,答案为“无”。 然而,我们可以改变这种能源的随机性质,并将其转换成无限、永恒的能源,作为我们今天的电力供应,用于所有事情——供应电力给电机、照明、加热器、风扇、泵……只要你能想到的。能源就在那儿,任由索取。

  那么,你怎样改变在我们的环境里的能源的自然态呢?其实,轻而易举。这一切所需要的只是一个正电荷和一个负电荷,适度地互相靠近。一块电池就成,同样地一台发电机、同样地一套天线和地线、或一台如维姆胡斯特(Wimshurst)起电机那样的静电设备,均可奏效。当你生成一个正极和一个负极,量子泡沫便会受到扰动。现在,已非完全随机的正负带电粒子处处出现,你生成的正极被周围一粒一粒蹦出来的负电荷粒子的球形包围环绕;同样,你生成的负极,被周围一粒一粒蹦出来的正电荷粒子的球形云包围环绕。这种状态的科学术语是“破缺对称”,这只是一个美称,量子泡沫的电荷分布不再均匀或“对称”。顺带说一说,你的互相靠近的正极负极的流行的技术名称叫“双极子”,这正是技术行话的说法,“两极:一个正极一个负极”——这行话真妙,不是吗!

  为了让你更容易理解,这么说,当你做了一个电池,化学作用在电池内部生成一个正端和一个负端。这些极点实际上扭曲了围绕着你的电池的宇宙,并导致电池两极向四周辐射大量的能流。为什么电池没有耗尽?因为能量其实是从环境流入的,而非电池。如果你学过基本物理或电气理论,你可能会被告知,电池用于给任何电路供电,提供一个电子流在电路中流动。对不起,老大——完全不是这样。真实发生的是电池形成了一个“双极子”,触动局部环境进入一个不平衡态,向每个方向涌出能量,而部分来自周围环境的能量在电池的连接回路中流动。能量并非来自电池。

  那么,如果没有能量从电池中汲取出来为回路提供动力,为什么电池会耗尽? 哈,这正是我们做的一件蠢事。我们创建了一条封闭环电路(因为我们总是这样做的),电流在回路中流动,到达电池另一个终端并立即摧毁了电池的“双极子”。一切都终止在这条路径上。环境再次形成对称。数量可观的、且容易汲取的自由能源只好消失,而你又回到起点。但是,别绝望,我们忠心耿耿的电池立即再次创建正极和负极并重新开始整个过程。此过程如此迅速,以至我们无法发现电路运行时的中断。而偶极的这种持续频繁地创建导致电池的耗尽和能量的浪费。让我再说一遍,电池没有给电路提供动力——它从来没有,也不会有——在电路中流动的电流来自周围的环境。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一个只是把电流从环境中导入电路的方法,不要持续地摧毁能把环境能转变为供应电能的双极子。这有点棘手,但已经做到了。如果你能那样做,你就开发了一种无需输入任何能量以保持其运转的、无限制的和永不枯竭的能源。顺便说一句,如果你要核实上述的、所有翔实资料,那么李政道和杨振宁先生就因这个理论而获得1957诺贝尔物理学奖,该理论在那一年的同年被实验证实。本书的电路和装置就是以该理论开发利用的成功尝试。

  今天,许多人设法利用这种能源,但很少有商业设备可随时供家庭使用。其原因在人,而不在技术。一万多美国人制造过装置或有过关于装置的想法,但无人能达到商业量产,完全由于权势者的反对,他们不希望这种装置可以随意购买。还有一个手法是把这种类装置归类为“对美国国家安全非常重要”。这样一来,开发者就会被阻止同任何人谈到他的装置,即使他已经拥有专利(专利是公开的)。虽然他是发明人,但他不得生产或销售他的装置。因此,只要你投入时间和精力来寻找,就会发现有许多专利中的装置是完全可行的——尽管大部分专利从未曝光,却已经被那些把它们归纳冒充为“国家安全”类的人自己采用了。

    如果你感觉对自由能源及相关技术的反对是我的臆想,以及超过40,000件宣称自由能源设备专利的人一直受到压制,那么请看一下这个2006年的美国局职员备忘录摘要,要挑出所有与自由能和任何相近的项目有关的专利,并对那些专利采取与其它的专利申请不同的处理。


    这里的“美国专利商标局”是一个私人拥有的商业性公司,其运行是要为其物主谋利的。

  本书的目的是呈现其中一些装置的有关真相。而更重要的是,尽可能地解释这些系统的类型功能,有关“为什么”和“怎样做”的背景详细资料。如前所述,本书的目的不是要你相信什么,只是为您提供一些不容易找到的真相,以便你能够对这一课题自己下决心。

  当前学校、学院和大学的科学教育极为落伍,亟须引入最现代的观念。由于那些赚大钱的人多年来本能地阻止任何重大进步,这种状况也已经有些年头了。然而,互联网和信息共享使他们这样做越来越困难了。他们不想让你知道什么?那么如果真相是你不必燃烧燃料来获取能源呢?震惊,不是吗!听起来是不是有点疯狂?好吧,停一停,开始思考。

  假设你要为一艘船铺设大量的太阳能电池板,为船里的电池组充电。而这些电池用于运转电动机转动螺旋桨驱使船只前行。如果是晴天,你能走多远?只要日照当头和电池组够大,船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也许再加上大半夜。次日仍是日照当头,你可继续你的航程。照此你可远渡重洋。你用了多少燃料驱动船只?没有!!绝对完全没有。然而,固执的观念是你得燃烧燃料来获得动力。

  是的,当然,你可以通过燃烧燃料的化学反应获取能源——毕竟,我们把燃料倾入交通工具的油箱里,“让它跑起来”,我们也在大楼的供热系统中心燃烧油料。但大问题是:“我们必须如此?”答案是:“非也”。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因为目前还没有替代物。为什么目前还没有替代物?因为那些从销售燃料中捞取数量多得难以置信的金钱的人认为没什么可以替代的。 我们已经被蒙蔽几十年了,现在是醒悟的时刻了。让我们来看看基本事实吧:

  让我以展示某些关于电解的真相开始吧:水电解是把水通入电流,促使水分解成氢气和氧气。这个过程得到迈克尔•法拉第极精确的验证。他确定了电解水最高效能的可能条件。法拉第确定了分离水所需的电流量。而他的发现被接受为这种方法的一种科学标准。

  我们现在碰到一个那些科学家们急于忽略或拒绝的问题,因为他们错误地认为它违背了能量守恒定律,当然,其实它并不违背。问题出在一台由美国鲍勃•博伊斯(Bob Boyce)设计的电解槽上,其效率似乎比法拉第最大可能产气量高出十二倍。这在科学领域是可怕的异端邪说,它使得那些通常“引经据典”科学家非常紧张和慌张。没必要担心。并没有触动到能量守恒定律,法拉第的成果也没有受到挑战。然而,这就亟需解释。

  让我以展示一台标准的电解槽系统来开始吧:


  这里,电解槽的电流由电源提供。电流使电解槽内的水分解。气体产出量可用法拉第法预测(如果电解槽设计不好和制做不精准,产量或者会更少)。

  鲍勃·博伊斯是一个非常聪明、洞察力强且能干的人,他开发出一个从环境汲取能量进行水电解的系统。粗略一看,鲍勃的设计象一台高档电解槽(它也的确是),但事实上好得多。鲍勃设计的实际构造和运行细节可在下面网址得到
http://www.free-energy-info.co.uk/D9.pdf ,但在这里,我们只对他的系统做一个非常泛泛地概括:


  这里非常重要的特征是:能流进入电解槽并导致水的分解,然后产生气体输出;能流几乎完全来自环境,而非来自电源。鲍勃电源的主要功能是给装置提供从环境汲取能源的动力。因此,如果您以为驱动电解槽的所有动力来自电源,那么你就有一个现实问题;因为,当正确制造和经过适当谐调后,鲍勃的电解槽产气量是法拉第的最大产气率的1200%强。
 
  这是个幻象。是的,电流输入的确与测量结果一致。是的,气体输出的确与测量结果一致。是的,是的,气体产量的确是法拉第最大值的12倍。 但法拉第的成果和能量守恒定律并未受到任何挑战,因为被测量的电流主要用在给环境接口提供动力,而且几乎电解过程使用的全部能量都是从局部环境流入,但是没能检测出来。我们所能做的合理推断是:由环境流入的能量大约是电源的12倍。

  目前情况下,我们没有任何仪器可以测量环境能。对于电流,我们与500年前的人处于相同位置——那时没有仪器可以用于测量。那,当然,并不意味着那时电流不存在。只是我们没有开发出能够测量电流的设备而已。今天,我们知道环境能的存在,是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它所引起的效应,例如运行鲍勃的电解槽,给电池充电,等等。但我们无法直接测量是由于它的振动垂直于电流振动的方向。据说电流振动是横向的,而零点能的振动是纵向的,所以诸如电流表、电压表等对横波有反应,对纵波则无效。

  鲍勃·博伊斯的101-Plate电解槽产气量每分钟达100公升,这样的生产率可以为低容量内燃机提供动力。车用发电机完全有能力为鲍勃的系统供电,结果是这辆车似乎用水作为唯一的燃料运行的。并非如此,说它靠产出的气为引擎提供动力也不对。是的,运转的确利用了气体,但为汽车提供动力的能量的确来自取之不尽的环境能。同样,蒸汽引擎不是用水运行。是的,它是在过程中利用了水,但在为蒸汽引擎提供能量时是靠燃烧煤,而不是靠水。

    “自由能源”的基本知识:
  本综览基于你从未听说过自由能源,并乐意了解其概略轮廓。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我们趋于认为古人不如我们聪明——不管怎样,我们有电视、电脑、手机、游戏机、飞机,……但是,这是个很大的“但是”,他们没有这些物品是因为科学还未进步到足以让这些物品成为可能。那并不意味着古人就比我们蠢。

  比如,你能够自己精确算出地球周长吗?这要在没有预备的知识,没有卫星,没有天文学信息,没有计算器,没有电脑和专家的辅助之下。埃拉托色尼依靠观测相隔800公里的两眼井里的影子做到了。那是什么时候?两千多年以前。

  你或许听说过毕达哥拉斯几何学,他比埃拉托色尼还早数百年,而几何学还只是用于为新建筑的地基丈量空地。你或许听说过阿基米德,他发现了浮体定律。他也是两千多年前人。那么,那些人加起来与你我相比如何?他们是蠢人吗?

  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它证明了科学信息本体可以使早期认为不可能的成为可能。这种效果并不限于数世纪前。拿1900年来说,我父亲还是个年轻人,所以也不算太久以前,是奥维尔和威尔伯•莱特的第一次 '驾驶' 飞行前三年,那时还没有飞行器。没有无线电台,确切地说,没有电视台, 也没有家庭电话。唯一正经一点的资讯是书籍、期刊和依赖于老师知识结构的教育机构。没有汽车,而最快的交通工具就是飞驰的马。

  今天,很难想象古人什么都没有会是个什么状态。让时间更近或仅仅回顾50年。那么,在自选的知识范畴开始实验前,在科学领域研究的人不得不设计和构建他们自己的仪器。他们既是仪器制造工,吹玻璃工、金属制造工等,也是科研人员。现在,所有种类的测量仪器都是现成可以买到的。我们还有一些前人所没有的,如硅半导体、集成电路、电脑,等等、等等。

  重要的一点就是科学理论的进步使得那些在我父亲的年代被认为是荒谬的想法成为可能。然而,我们需要停止思考,就好像我们已经了解了一切需要了解的,并没有什么是我们认为“不可能!”发生的。让我通过评析几件在1900年你会被标识为“疯狂怪人”的东西,来尝试说明一点;这些东西在今天来说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而仅仅是因为我们已经熟悉了这些东西背后的科学。

1900年确信

一架重达350吨的金属飞行器不可能飞!!—谁都知道



你不可能看到千里之外的人—有道理 !!


不!你当然不能与不同国家的人交谈,除非你去拜访他 !



最快的旅行方式是飞奔的马



机器与人类下棋不可能取胜—事实如此!

  今天,我们不仅知道这些东西是可能的,我们还视之为理所当然的。我们口袋里就有手机,可以随意与几乎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朋友交谈。如果我们不再能这样做,就显得相当奇怪了。

  我们都有一台电视机可看、可谈论一场在世界另一边举行的高尔夫球锦标赛。我们看实况,几乎与球手同时看到每一杆的击球结果。以前甚至暗示这样的事是可能的,都会让你由于妖言惑众而上火刑柱,但没多久,如果没有电视,我们今天就会感到很奇怪。

  如果我们看到350吨的金属波音747飞过,我们一点也不会觉得奇怪,更不消说“不可能”了。它的巡航速度是500迈,这个速度在我父亲年轻时被认为是幻想。事实上飞机即便如此沉重也与我们无关,我们知道它能飞,而且天天这样飞。

  我们习以为常,一台计算机可以在一秒钟内做100万件事。今天,我们已经对100万有多大失去了概念,而我们大多数人似乎都败给象棋游戏——如果他与电脑对战,即便是一台很便宜的电脑。

  我们需要了解的是我们目前的科学知识远不全面,仍有许多事情需要学习,而我们一般人认为不可能的那些事可能在不经意间、短短数年就成为日用设备。并非我们愚蠢,而是因为我们目前的科学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书的目标是介绍一些当前科学没教过的东西。 理想情况下,我们希望有一台装置可以为我们的房子和汽车提供能量,而无需燃烧任何种类的燃料。在你有想法前,这里是一些新的和异想天开的点子,请想想长久以来风车房汲水、磨粒、提升重物和发电。长久以来水轮也在做类似的工作,而它们两者都是无燃料装置。

  我们的太阳为风车房和水轮提供了能量。太阳把水加热,生成风和雨,然后给我们的装置提供动力。能量是从我们的局部环境流入,不花我们一分钱,而且源源不断,不管我们是否使用它。

  你看到的大多数风力发电机和水轮机图片显示安装这类设备要花费大量的金钱。本书书名是“自由能源装置实践手册”,而“实践”这个词意味着本书所谈到的装置是你个人有合理机会为自己构建的——如果您决定这样做。然而,尽管在第14章有操作指南教你从零开始,抽水上山,建造自己的不用燃料的风力发电机;以及低成本利用波能;但这类装置要看天气。所以,由于这个原因,主要还在下一代可商业化的装置,这些装置不管天气如何、无需燃料就可以为我们的房子供电和为交通工具提供动力。

  也许现在我应该说明一下,这种高科技设备的新一波商业化引进遭到人的竭力反对,因为这种装置最终出现时,他们会失去很大的收入流,这点毋庸置疑。例如,壳牌和英国石油公司是典型的石油公司,每小时利润是3百万美元,每年的每天的每小时,况且还有许许多多的其它的石油公司。政府赚得甚至更多。在英国,销售价格的85%是政府税收。不论他们说什么(他们都喜欢说“绿色”,籍此沽名钓誉),都不愿给予片刻考虑:允许介绍非燃料动力装置。而且他们也有金融操纵力量在任何层面反对这种新技术。

  例如,几年前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花了数百万来证明车载燃油重整器(On Board Fuel Reformers)会带给我们更好的燃油经济和更清洁的空气。他们在巴士和汽车上长期测试以提供证据。他们与非常大的汽车零配件供应商阿文美驰(Arvin Meritor)联手,把这些新装置放进新产的汽车里。阿文美驰的分公司为了把燃油重整器装入新车里,已经做了所有的最后工作之后,美国私人直接投资公司(One Equity Partners)买断了阿文美驰的分公司。他们组建了一个新公司:埃姆康净化技术公司(EMCON Technologies),随即这个公司把燃油重整器拿下了生产线,原因不是重整器不能工作,而是重整器的确可以工作。这不是“阴谋论“,但是是公开的纪录。

  几年前,一个才华横溢的美国人斯坦利·梅耶(Stanley Meyer),发现了非常节能的途径:把水分解成氢气和氧气的混合气体。更进一步,他发现这种“羟基”(hydroxy)气体如果与空气、水滴和引擎排出的废气混合,只要很少的量就可以使汽车引擎运行。他得到了资金,开始生产改装套具,使任何汽车可以单靠水而根本不使用任何化石燃料行驶。你能猜想到那会受到石油公司和政府什么样的欢迎。就在他得到资助后,斯坦在一家餐馆就餐,他跳了起来,说:“我中毒了!”。他冲出餐馆,跑向停车场,随即当场倒毙。如果斯坦弄错了,他就死于“自然原因”。不过这对石油公司和政府来说是非常便利的时机,改装套具从来就没有生产出来。

  即便如此,斯坦身后还是留下很多这方面的专利,直到最近,也没人尝试复制他的十分小功率的电解槽。接着,在威尔士的戴夫·罗顿(Dave Lawton)取得了成果。很多人依照戴夫的操作指南复制了装置。还是比较难的是象斯坦那样,不用化石燃料去运转引擎。但最近,英国的三个人做到了。他们仅仅用水去运转标准的汽油引擎发电机。有趣的是,他们追求的是其它领域更有吸引他们的事。所以,他们不反对共享他们的实践信息,而资料就放在第十章。

  简而言之,他们用一台标准5.5千瓦的发电机和把点火正时延迟约11°,阻止火花“浪费”,并以混合了空气、水滴及少量的羟基气体(每分钟3升)注入引擎。 他们用4千瓦的电器设备对发电机进行负载测试,以确认装置在负载下正常工作。然后移到较大的引擎上。这是他们使用的一般型号的发电机:


  他们的无燃油运行配置的略图如下。详细资料(包括如何制做自己的高性能电解槽)在第10章。


  正统科学宣称,可以用数学语言证明装置不可能工作。然而,计算在这里存在大量漏洞,因为它不是基于实际发生的事情,更糟糕的是,它做出的最初假设就是完全错误的。即使我们不知道这些计算,事实在于它已经完成,足以证明当前的工程理论过时了,需要进行升级。

  现在,让我们考虑一下另一个有才华的美国人约翰·贝迪尼(John Bedini)的装置,他造了一台轴承上安装了飞轮、用电池提供动力的电机。当然,这听起来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但关键是这台电机已经在他的车间里运转了三年,而电池一直是满的——这下惊讶了吧。其配置如下:


  这个配置标准设置不同的是,电机不是直接与提供动力的电池相连,而是由连续快速的直流脉冲供电。这就导致了两种结果:首先,那样驱动电机的方式在电力学上非常高效的;其次,当飞轮被系列脉冲驱动,装置就从本地环境拾取到额外能源。

  另一个不寻常的特点是:电机轴旋转着一个圆盘上带有永久磁铁。它们扫过一套固定板上的匹配线圈,构成一个通常意义上的发电机,然后产生的电能被转换成直流电,最后反馈给驱动电池,给它充电并维持其电压。

  标准理论说象这样的系统无疑是低于100%功效的,因为直流电机功效低于100%(真),而电池也大大低于功效标识的100%(真),因此,结论是这样的系统不可能工作(假)。正统科学不理解的是,脉冲飞轮从本地环境汲取到能量。这表明正统科学理论是不充分的,过时的,并需要更新的。

  一个叫吉姆·沃森(Jim Watson)的美国人建了一个更大型号的约翰系统。这个型号有6米长。吉姆的型号不仅给自己提供动力,还多发出12千瓦的电力。额外的12千瓦肯定令正统科学相当尴尬,使他们或者视而不见,或者干脆拒绝承认它的存在——尽管这台设备已经在一个公共的研讨会上演示过。这是吉姆的设备:


  工作相当独立,一个叫查斯·坎贝尔(Chas Campbell)的澳大利亚人发现了同样的效果。他发现,如果他使用一台交流电机接入到总线,有可能获得比驱动电机所需要的更多的能量。


  他用电机驱动一系列轴承,其中一个轴承安了一个沉重的飞轮。如下示:


  最后一个轴承驱动一台标准的电力发电机,而查斯发现那台发电机可以为电器设备提供动力。总线设备需要比总线驱动电机更大的电流。

  查斯再进一步,当系统运行至全速时,他把墙上的插座开关由总线电机切换到自己的发电机。系统继续运行,不但为自己提供动力,也驱动其它设备。

  正统科学说那不可能。这更说明正统科学过时并需要更新,需要升级到能够涵盖这类从局部环境流入的过剩能量。

  这是查斯·坎贝尔装置的图示。


  另一人在网上放置了一段视频,展示了同一原理的变型。在这个案例中,飞轮非常轻而且在轮缘附着着简单的桨片:


  然后他用一台高能水泵喷射出强力水射流,直接射向桨片,驱动轮子以急速的系列脉冲旋转。轴上附着的轮子驱动一台标准的直流发电机,点亮一盏白炽灯:


  真正吸引人的部分在于,他拔去水泵的电源插头,转换到由轮子驱动的发电机,结果水泵除了为自己提供动力外,还把多余的电能提供给其它的电器设备。其配置如下:


  正统科学再一次说这是不可能的。于是又一次说明正统科学过时了,需要扩展到能够涵盖所观察到的事实。

  永久磁铁具有连续功率。 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它能附着在电冰箱的垂直面上,经年累月地支承着自己的重量。正统科学说,永磁不能用作动力源。然而,事实是正统科学恰恰不知道萃取这些力的必须技术。

  新西兰人罗伯特·亚当斯Robert Adams)造出一台电机,其效能似乎极其典型,达到800%。这个,当然,根据正统科学,是不可能的。罗伯特被告知,如果他公开他的资料,他就得死。他决定,在他那个年纪,死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所以他继续前行,公开了所有资料。

  以电脉冲驱动电机,其效能一般少于100%。亚当斯电机外观与这种设计类似,但其实不同。电机动力来自附着于转子上的永磁,而非来自施加在安在定子上的电磁铁上的电脉冲。磁体被静止的电磁金属芯吸引。这样就提供了电机的驱动力。当磁体经过电磁体金属芯时,电磁体于是得到刚刚够的动力,克服反向阻力。

  系统工作如下示:


  1. 磁体被吸往电磁铁芯,旋转主动轴,给电机提供动力。
  2. 磁体的运动在电磁铁绕组中产生电功率,这些电能用于给驱动电池充电。
  3. 当永久磁铁到达电磁铁,少量电功率被馈入到电磁铁绕组,以克服任何阻碍主动轴旋转的后拖力。
  4. 当切断电磁体的电源时,反电动势脉冲被捕获,并被用于给驱动电池充电。
  5. 虽然上图示未显示,但通常围绕转子会安装附加的耦合线圈,而且如果他们在适当的时候短暂连接,它们就会产生暂时电流,而当它们被关闭,其导致的反向磁场同样激励转子继续前行,而如此便可把COP提高到超过1000。应用这种技术的一个复制品,在27瓦电输入时,其输出是32千瓦。

  当以这种方式操作时,亚当斯电机具有的输出功率远远超过使其运行所需的输入功率。这个设计把正统科学搞糊涂了,因为正统科学拒绝接受流入电动机的能源是来自本地环境的观念。这更奇怪了,想一想风车、水车、水力发电方案、太阳能电池板、波涌电力系统、潮汐发电系统和地热能源系统可以被接受,并认为是完全正常的,尽管事实上他们所运作的能源都是从本地环境流入的。我们不得不得出这样的结论:既得利益集团正努力阻止正统科学接受这样的事实,即自由能源在我们身边,任由索取。也许正是如此,他们要我们去花钱买燃料,用燃烧“制造”能源来为我们的家园和汽车提供动力。

  在强力发动机设计中采用磁能的另一个例子来自查尔斯·弗林Charles Flynn)。他使用了相似的的电屏蔽方法来防止磁阻妨碍主动轴的旋转。 查尔斯用在转子和定子上都用永磁体来代替电磁体,而扁平线圈则创建阻隔场:


  当线圈没有电流通过时,它不会生成磁场,而转子磁体的南极被定子磁体的北极均等地向前和向后吸引。如果如下图所示有有两个线圈,而一个加电另一个不加电,后拉力被抵消而前推力促使转子向前运动:


  正统科学对这样的配置迅速一瞥并正式宣布,因为需要的大量的电脉冲使轴旋转,电动机效率肯定低于100%。这恰恰说明了对电机是如何运行的完全缺乏了解。根本就没有“大量的电脉冲”,因为电机不是由电脉冲驱动,而是由许多对的磁体的吸力驱动。而只有非常少量的电脉冲用于在磁体移动经过时抵消反向阻力。把这放在上下文的语境中,查尔斯建造的强力原型机以20,000转/分钟的速度运转,而线圈的动力是由一节9伏干电池提供。干电池根本没有能力提供强电流。

  转子磁体两边都用上定子磁体,可以很容易使电机更强劲。如图所示:


  在单个驱动轴上附着一层又一层的磁铁,对电机功率是没有实际限制的。如下所示:


  用安装在正时部分的发光二极管的光来使电脉冲与屏蔽线圈同步,透过附着于电机驱动轴上的正时盘里的孔洞,光线落到盘的另一边的光敏电阻上,提供线圈通电的电力转换。

  一个变通的方法是:跳过全部正时部分,而以调频电脉冲电路来提供同步。启动时用十分缓慢的脉冲使轴运转,随即提高频率使电机加速。这种方式有利于需要速度控制的应用。

  天线系统。我们被如此多的能量所包围,以至于我们用一条简单的天线与大地的连接就可以从本地环境汲取到大量电流。


  托马斯·亨利·莫雷(Thomas Henry Moray)频繁举办公开演示会,期间,他点亮数组灯泡以展示大量有用的能量是可以从环境中汲取的:


  莫雷的设备可以产生超过15千瓦的功率输出,而且还没有传动件,仅仅是一条简单的天线和地线。尽管有频繁的演示会,依然有些人不相信那并非恶作剧。于是莫雷邀请他们选择地点,他将演示能量可以在任何环境中获取。

  他们驱车来到郊外的乡村,选择了一处远离电线而且方圆内极少有商业无线电台的孤立地点。他们安装了一条十分简单的天线,据一位观察者目测,天线长约17米,离地高约2.5米:


  接地的是一根敲入地底的八英尺长的煤气管。灯泡组的电力由莫雷的装置提供,随着煤气管敲入地底越深,与地连接越好,灯泡就越亮。莫雷于是示范,断开天线的连接,灯泡熄灭。当天线再次联通,灯泡又亮了。他又示范断开与地的连接,灯泡再次熄灭,一直持续到重新接地,灯泡才亮。怀疑论者在演示面前完全信服了。

  莫雷的装置是数个极其卓越和成功的设备之一,我实在无法告诉你怎样复制,但这里的关键点是在任何地方只要竖立一根长57英尺、高8英尺的天线就可提供数千瓦的电能——如果你知道怎样做的话。
 
  某些人非常不欢迎莫雷的演示。于是他在自己的车里挨了黑枪。他给车子装上防弹玻璃,但他们进入他的实验室,在那里向他开枪。他们成功地胁迫他终止了演示和公布如何复制他的天线系统的精确的详细资料。

  劳伦斯·雷本Lawrence Rayburn) 最近开发出一套9米高的天线系统,并用它为自己的农场提供电力。他测出这套装置可以为他汲取出超过10千瓦的电能。

  赫尔曼·普劳斯顿Hermann Plauston) 拥有一项专利。这项专利读起来更象一本如何从天线萃取有用能源的操作指南。他把他那能够产生100千瓦的剩余能源的装置称之“小”系统。

  弗兰克·普兰提斯Frank Prentice) 在天线系统方面有一项专利,他激励一个导线环,导线环沿着一条很长的安在地面上200毫米的导线。他输入500伏特,而却从系统中汲取出3000伏特,得到额外的2500伏特。


  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 可能是自由能源领域里最著名的人物。他有一项关于天线系统的专利,其主要部件是带绝缘面的反光金属板。在这一领域很常见的是,一块高质量电容器用于最初储存能量,然后将电能脉冲调制后通过一台降压变压器,使之降低电压,增强电流。如下示:


  特斯拉线圈: 可以用特斯拉线圈取代天线。如果初级绕组放在次级绕组中间,而不是如普通结构一样在一端,特斯拉线圈可以产生非常高强度的电流。特斯拉把输出导向到一个单独的金属板上,而在金属盘与接地之间,为负载提供电力。

  唐·史密斯Don Smith)在YouTube上有一段视频演示。他用两块金属盘夹着一片塑料片做成的电容来代替特斯拉的绝缘单板。负载是从电容器和接地之间得到电能的。视频显示唐使用了一个28瓦手提式特斯拉线圈,看起来在地线产生数千瓦电能。


  唐指出,输出功率与电压的平方和频率的平方成正比,所以如果你成倍增加频率和成倍增加电压,那将会产生16倍的输出功率。

  塔里埃尔·卡帕纳泽Tariel Kapanadze) 演示了一段土耳其电视台采访的网络视频。他把一个旧的汽车散热器埋在地下作为接地,然后用特斯拉类型的无燃料装置点亮了一列灯泡。尽管解说词不是英语,但视频还是很有信息价值的。你会注意到,这是一个非常基本的结构样式制做的设备,只用几条裸线扭在一起构成电路连接,就有了强大的功率输出。

  当移走启动电池,设备被举在空中以证明设备是独立的并且是自供电的。这又是一个证据证明自由能源就在我们周围,可以被任何人索取,只要你知道怎样做。这里你可以看到塔里埃尔点亮五个一排的灯泡。灯泡挂在横架着两张椅背上的扫帚把上。这可不是什么高科技和高成本的结构。


  这个图是他的电路外壳、火花隙和输出变压器:


  科尔曼 / 塞敦·吉莱斯皮Colman / Seddon-Gillespie)的70年电池。科尔曼和塞敦•吉尔斯皮开发出一种装有无害化学物(铜、锌和镉)的小管,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来获取非燃料能源:


  他们发现,如果石英管受到了几秒钟的高频电磁辐射,然后它们也会具有放射性约一小时。这时,可以从管中汲取出一千瓦的电能。一小时快结束时,另一次电磁爆又会使小管保持辐射并维持着电能输出。用铅屏蔽来使这个装置安全。他们对这个装置拥有一项专利。这些小管的预期使用寿命是70年。

  电解:水从液态转变成氢气和氧气的混合气体需要多少能量,迈克尔·法拉第做了非常优秀的研究工作。正统科学已经领悟了这一资料,并拒绝相信那只是关于电解的暂时定论。

  这类似于说,一个人只能靠奔跑来达到自己最快的对地速度,而拒绝那样的事实:或许晚些时候的自行车的发明可以大大加快人力的对地速度。

  他们冥顽不化,尽管事实上,由于另类的电解方法,重田长谷部(Shigeta Hasebe)被授予了一项专利。这专利使用了磁体和螺旋形电极,如下示:


  在他的专利里,重田指出他的装置在实验室测试的结果只比法拉第高10倍,这令他十分失望,因为根据计算,他应该比法拉第高20倍的能效。方法不同,沿着电极对的顶部和底部安上强磁,以此改变环境的运转来绕过法拉第估算的最大值的限定。

  鲍勃·伯伊斯Bob Boyce),美国人,做出一套脉冲电解系统,测出的输出量是法拉第估算的“最大效率”的12倍。这使得基于法拉第的计算变成“胡说八道”。法拉第的成果是卓越的,它们不再是水分解的限制因素,因为科技的发展已经超越了法拉第的方法。

  斯坦利·梅耶Stanley Meyer),美国人,他发现一种分解水成气态的方法,只用很少的能量。斯坦利的方法被戴夫·劳顿(Dave Lawton)和其他许多人复制。例如,斯考特·克莱姆顿博士(Dr Scott Cramton)生产出的“羟基”混合气体,以36瓦(12伏,3安培)输入功率对水电解,可以每分钟6升的生产率产出气体。这大大优于法拉第认为的可能性,而且还允许通过重组羟基气体,再次给水提高电能产量。因此,产电量大大高于分解时需要的输入电量。

  约翰·贝迪尼John Bedini), 美国人,拥有一项电池脉冲波形快速充电系统的专利。使用电池组往往昂贵、占地,还需不定时更换电池,给用户带来处置麻烦和额外费用。电池还有很多局限:如果放电率少于20小时,会有危险并缩短使用寿命。所以一个100安培小时的电池,如果不损坏的话,只能对付5安培的电流(60瓦)。

  约翰·贝迪尼的尖波产生系统可以同时为数个电池充电。其局限在于充电时不能同时给设备提供电力,因而你需要两组电池。该系统容易制做和使用,,但得到比驱动输入更多的电能却相当难。我见过的性能最好的时候是11倍的输出大于输入。

  约翰的脉冲发生器有多种型号。最常用的是一种永磁铁氧体安在自行车轮缘上的型号。


  当轮子转动时,接近的磁体会在电磁铁的一个绕组里产生一个电压。这触发了一个给电磁铁的第二个绕组供电的电路。这个脉冲推开磁体,保持轮子转动。当给线圈的电流被断开,结果是反向电动势电压尖峰反馈给充电池组。如果尖峰信号足够锐利,会引起多余的能量从本地环境流入。有意思的是,轮子旋转的速率直接与充电组电池的数量成正比。下图是朗·布夫Ron Pugh)的高性能贝迪尼式脉冲充电器:


  结论:
  “自由能源”这个术语一般是指从本地环境汲取能源的方法,而无需燃烧燃料。有许多不同的方法可以成功做到。而且这方法早已跨越国度,跨越时间了。

  能够收集的能源数量可以相当大,而一个家庭所需的几千瓦电能是大多数上述提到的多数设备可以轻易达到的。

  然而,适合于从本地环境、或如莫雷所言“地球漂浮其中的能量之海”中汲取大量电能的,是一个普通的、日常商用设备,用于给广告展示使用的霓虹管提供能量的装置:


  不特别贵、也不难买到,此装置产生一个每秒几万周期的数千伏交流波形。以正确的方式连接,正如极具天赋的美国人唐·史密斯所描述的那样它能从环境中汲取大量的能量。称之为特斯拉线圈的、特殊形状的升压变压器用于升压,由于从外部汲取进入回路的能量正比于电压的平方和频率的平方,使之具有戏剧性的效应。因此,如果成倍增加电压或成倍提高频率,额外的能量将会增加16倍。

  如果你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所使用的技术看起来很疯狂。因为你先是增加电压和频率,然后又把两者都降下来,看来象是浪费时间。但是,这是个巨大的“但是”,第三章所述的简单装置能产生160千瓦的额外能量,同时还给自己提供动力。

************************

  在这个导论里所谈到的装置,没有给出的太多细节,而且只涉及到装置的很少的部分。大量详实资料只在本书中的章节里。

  “底线”是能源绝对可以从当地的环境汲取足够数量以供应我们所有的需要。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传统的科学似乎决心不接受这个基本事实,用每一个机会否认它。看来似乎是金钱利益导致拒绝接受事实的根本原因。真正的科学方法是在新观察到的事实和新发现时更新科学理论,但在目前,并没有采用真正的科学方法。

  
在结束这个介绍时,让我们考虑某些能用于从零点能量场收集能量的众多方法中的某些方法,以备我们在日常工作中应用。下面是部分方法:


    此列表中没有包括的:
    安德烈•罗西(Andrea Rossi)的冷聚变,1千瓦的型号;
    弗洛伊德•斯威特(Floyd Sweet)的静态磁系统(COP=1,612,500瓦);
    史蒂芬•马克(Steven Mark)的自供电环形,数百瓦;
    塔里埃尔•卡帕纳泽(Tariel Kapanadze)的1千瓦到100千瓦的发电机;
    唐•史密斯(Don Smith)的大千瓦的设计;
    阿尔弗雷德•哈伯德(Alfred Hubbard)的35马力的发动机;
    理查德•克莱姆(Richard Clem)的300马力自供电发动机;
    约翰•瑟尔(John Searle)的飞碟和发电机;
    丹•库克(Dan Cook)的自供电静态发电机;
    约瑟夫•纽曼(Joseph Newman)的电动机以及等等、等等。

    由于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运行现有市电设备的成本,这里是一些市电电流消耗和90%效能的12伏逆变器的电池运行的指标。当逆变器接通时,不管逆变器是否正在为设备供电,都有一个持续的电流消耗。


    人们在寻找自由能源发电机时一般都不知道涉及到了什么。在英国,市电电源的家用电器有一个13安培的保险丝,把它们限制在3千瓦的功率,否则熔断保险丝。室内布线成一环形,使得每个电源插座由两段市电电源线供给,从而使电流从两个方向供给,可在每个插座加倍电流。电池逆变器的十千瓦将需要运送可观的926安培,这远远超过汽车里的启动发动机的电流,而那个926安培是英国家用保险丝额定的70倍。

    要确定你在一天用了多少电,你要列出你使用的所有电器,以及你一天当中打开每样电器有多长时间。例如,一个100瓦的灯泡打开8小时,用0.1千瓦乘以8小时,这就是总计为0.8千瓦时(这是电力公司用来向他们的客户收费的“单位”)。所以,如果你每个单位付费15便士,那么这个灯光开了八小时将要你在那一天付费:0.8×15 =12 便士。

    每样设备的额定功率则通常会标明在一块金属牌上,或贴在设备背面的不干胶标签上。以使你有一个典型的功率额定值的大致概念,下面是一个列表:

    灯泡:100瓦;水壶:1.72.5千瓦;炊具:7千瓦;电炉:1.2千瓦;洗碗机:2千瓦;洗衣机: 最大2.25千瓦,但在大部分的循环周期里比这小得多;转筒式干燥机:2~2.5千瓦;电视机:50~100瓦;无线电:10瓦;DVD播放机:50瓦;计算机:150瓦;音响:100瓦;冰箱/冰柜:最大500瓦,但一天里是很少的,因为它大部分时间关闭的;空调:所有从1千瓦到也许是4千瓦,很大程度取决于实际空调单位;风扇:50瓦。

    确定任何一种家用设备的实际功耗的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是使用便宜的市电功率表,就像这里所示的那样。它可以插入设备,而功率表可以插入到市电电源。然后,对于任何设备,它会告诉你实际功耗和累积功率“消费量”。把它用在冰箱或冰柜上是很有参考价值的,因为累计读数显示的是整个白天的电流实际消耗量,而在晚上,气温较低,门的开启几乎为零,电流消耗比峰值时的电流消耗低得多。国内的功率表价格便宜,因为它们大量制造。下面所示的是一个相当典型设备。

    如果你设法去买一台自由能发电机,可能很贵。但是,如果你查验过哪一种家庭设备让你花费最大,很可能一个相当小的发电机就可以使你的电力成本有很大不同。


    已上市



    尽管一百多年来他们一直否认自由能是可能的、并压制发明人和发明,但他们的确漏掉一些东西,可能以为公众就是没有足够的智商看到事实。例如,便携式空调设备已经上市,而有的既提供加热又可以制冷。在推销印刷品中,卖家明确说明,热输出比电输入大得多,通常大2.6~3.0倍。他们很明确地指出,如果你用电加热,那么你可以通过使用他们的设备降低您的取暖费到三分之一。下面是三个典型的例子:



    这是Climachill公司的PAC12H(KYD32)12000 BTU空调机,2015年的零售价是312英镑,而加热时,它的COP约有3.0,只以略高于1千瓦而得到3.5千瓦的性能。Climachill公司也没有弄明白,“实际上免费的午餐这种东西是没有的”,输出大于它是不可能的。



    这是伊莱克斯的EXP09HN1WI2015年的零售价为336英镑,并提供制冷和2.32千瓦的加热,COP =2.82,这意味着2.32千瓦输出需要的输入是823瓦。由许多不同的零售商供货。

    还有许多其它的便携式空调装置——包括更大的型号。其共同点是输出大大大于输入。普通冰箱也具有所需运行高出将近三倍功率的性能比。

    你也许不同意,但对我来说是很明显的,如果我能从1千瓦的输入功率得到3千瓦的加热,那么我就是收到了2千瓦的自由能。

   我希望你可以从这个介绍中呈现的方法中看到,其实利用自由能或自供电发电机的理念并不陌生或奇怪。因此,我邀请验证真相,阅读这本电子书的信息,以及在这个网站上的补充资料:http://www.free-energy-info.tuks.nl/,在这个问题上自己拿主意。请注意,这个信息结构并不是固定的,这本电子书通常会定期重大升级。因此,为了保证跟上所发生的,我建议你,比如说,每月一次,下载一个新的副本。祝你的研究好运。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00:24:36 | 显示全部楼层
[twow_volume:第一章:磁能]
[twow_chaptitle:王沈河的永磁电机]

第一章:磁能

  我们被告知的一件事就是:永磁不能做任何事。噢,是的,磁铁贴在你的冰箱上时可以反地心引力支承着自己。但是,不是说它们不能做任何事吗?真的吗?

  到底什么是永久磁铁?好,如果你取一块合适的、如“软铁”之类的材料,放进一个线圈里,施以强电流通过线圈,这样就能把铁转变成永久磁铁。做磁铁要求线圈里的电流要多长时间?不到百分之一秒。由此产生的磁铁可以反重力支持自身重量多长时间?年复一年。你不觉得奇怪吗?看看你自己能支撑自己的体重多长时间?年复一年?不行。月复一月?不行。甚至日复一日?也不行。

  如果你不能做到这一点,磁铁怎么能?你是说一两分钟的单脉冲可以泵入一块磁铁足够若干年的能量?这似乎不合逻辑,不是吗?那么,磁铁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答案是磁铁实际上完全没有施加任何力。如同一个太阳能电池板也没有做任何产电的努力一样,磁铁能量是从环境流入,而非磁铁。电脉冲创建磁体,使铁原子对齐并产生一个磁的“双极子”,它与电池所产生的电的“双极子”有相同的效应。它使围绕着自己的量子环境两极化,并导致巨大的能流围绕自己流动。这种能量流的属性之一就是我们所说的"磁性",就是它让你的磁铁吸在门上或冰箱上、终年克服重力的。

  不象电池,我们没有使它处于一个立刻自我摧毁双极子的状态下,因此,能量几乎是无限期地环绕磁体流动。我们被告知永磁不能做有用的工作,那不是事实。



    王沈河的永磁电机


  这是一张中国人的照片,王沈河(ShenHe Wang ),设计并制造了一台五千瓦的发电机。这台发电机不用燃料,而用永磁驱动。它使用悬浮在液体中的磁性颗粒。本应在2010511031日举办的上海世博会上公开展示,但中国政府介入,不允许展出原型机。而代之以只让他展示手表大小的版本,以证明其设计成果,而没有实际发电用途:


  大多数的发明家似乎并没意识到这一点,几乎每一个政府都反对公众自由获取并拥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自由能源设备(尽管他们也乐于使用这些设备)。他们的目标是支配和控制普通民众,而主要因素就是控制电力的供应和成本。第二种无处不在的使用方法是控制货币。不知不觉中各国政府设法拿走了人们收入的大约78%,主要靠隐瞒的办法、间接税收、收费、费用……如果你想知道更多,那么你可以访问www.yourstrawman.com,但请了解自由能源设备为什么不在您的本地商店出售的原因,这跟政治控制和既得利益集团有关,而绝对与技术无关。的确有数千次,所有的技术问题已经解决,但好处被那些当权者压制了。

  20084月,王先生的两台5千瓦发电机成功地完成了中国政府为期半年的“可靠性和安全性”的强制性项目测试。在中国,一个大型的中国联营企业已经开始收购燃煤发电站,并打算用王先生的无污染大型发电机来改造这些电站。这里提供王沈河电机的部分资料:
http://www.free-energy-info.com/Wang.pdf
                     
  电机转子有四个臂,坐落在一个有磁性颗粒的胶状悬浮液的浅碗中。


  这是该电机的一项专利,但不是英文的,也没有披露主要的数据。


  王先生打算把他的电机设计给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并邀请他们自己制做电机。这种非常慷慨的态度没有考虑到每个国家的既得利益集团,至少没有考虑到该国政府,都会反对介绍任何利用自由能源的装置,因为这些装置会破坏其连续的收入流。甚至可能不会允许你去中国买一台带回家使用。

  配置永久磁铁的方式使其向单一方向提供持续力是不容易的,因为往往某个点的吸力与斥力平衡而产生一个点,使转子粘滞在这个点上。有许多方法可以避免发生这种情况。可以通过偏移它穿过软铁组件来修改磁场。

  永磁电机有许多其它设计,但在说明它们之前,应该先讨论一下通过永磁电机转轴能做什么有用功。一台自制电机,用的是廉价的元件,工艺质量也未必好(肯定不是所有自制电机都这样),轴功率未必非常高。产生电功率是一般的目标,而这要靠永磁经过线圈来实现。离线圈越近,线圈里产生的电流越大。可惜,这样又会产生磁阻,而这些阻力随着从线圈中汲取的电流的量而加大。

  有各种办法降低这种在轴的旋转上的磁阻。一个办法就是使用爱克林-布朗式的发电机。这种电机的轴旋转并不使磁体经过线圈,而是移动一块磁屏蔽交替阻隔和恢复通过发电线圈的磁路。商业上可用的材料称为“高导磁合金”,作为磁屏蔽材料特别好。爱克林-布朗的发电机就用了一块形状像一个加号的这种合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00:4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能量海 于 2017-8-7 12:30 编辑

[twow_chaptitle:约翰·爱克林的磁屏蔽发电机]
第一章:磁能

约翰·爱克林的磁屏蔽发电机


  1974329日约翰•W•爱克林(John W Ecklin)被授予一项美国专利,号码3,879,622。这是一份磁/电发电机的专利,其输出大于运行时必要的输入。它有两种运行风格。第一个的主要图示如下:



  这里,很聪明地用了一台小型低功率电机来转动磁屏蔽,以阻隔两个磁体的拉力,这导致磁场波动,用以旋转发电机的传动。

  在上图中,电机在“A”点转动着轴而屏蔽条在点“B”点。当这些矩形的高导磁合金条与磁体端点成一直线时,为磁力线形成一个非常好的传导路径,并有效地关闭在“C”点区域的磁体拉力。在“C”点,当右边磁体被屏蔽时,左边磁体不被屏蔽,弹簧加载的行走机构被拉向左边。这种摆动通过机械连接到点“D”,使之转动用于给发电机提供动力。

  由于需要旋转磁屏蔽的力相对较低,因此据称输出超过输入,并可以给旋转磁屏蔽的电机提供动力。

  专利中展示的第二种拓展思维的方法是:


  这里,同样的屏蔽理念被利用来产生往复式运动,然后将其转换为两个回转运动,驱动两台发电机。腔体内的一对磁体“A”被两个弹簧压向对方。当弹簧充分伸展,它们刚好靠近磁屏蔽“B”。当小电机(图中末显示)移开磁屏蔽,因两磁体北极彼此接近,产生强烈斥力推开对方。这又压缩弹簧,并通过“C”点的联运装置转动两个轴而产生功率输出。

  这种理念的改进是爱克林-布朗发电机Ecklin-Brown Generator)。在这个配置中,可移动的磁屏蔽配置提供了一个直接的电力输出,而不是机械运动:


  这里,用到了同样的电机和旋转磁屏蔽,但磁力线被阻止流经过一个层叠片。这个层叠片是用长条形铁条叠压制成,并有耦合线圈或线圈缠绕其上。

  装置运行如下:


  左图所示的位置里,磁力线下行穿过耦合线圈。当电机轴进一步旋转90°状态则如右图,磁力线上行穿过耦合线圈。图中用蓝色箭头表示。电机轴每旋转一圈,磁通量发生四次反转。

  尽管爱克林-布朗设计假定用电动机来旋转高导磁合金磁屏蔽,但为什么不用永磁电机做旋转,似乎没有任何解说。

    在许多设备从环境吸引额外能量的装置中,环形无疑是重要的。然而,爱克林-布朗的发电机对于自制来说看起来有点复杂,原则上可以用一个更简单的制作风格,其输出线圈芯为适当材料的直杆——如“软”铁或也许更容易得到的砌体锚(膨胀螺栓):


    如果用砌体锚,一定要裁去锥形端,因为它会以不希望的方式改变磁效应。用手钢锯和虎钳,切掉端头是很容易的,而那让普通的螺旋形线圈可以直接绕在杆上、或绕在一个在杆上滑动的简单绕线筒上。以任何此类线圈,产生的电压随着线圈中匝数的增加而增加。最大电流消耗取决于导线的粗细,因为导线越粗,它可以携带而不会过热的电流越大。


    我们可以在直芯的两端用一个普通磁铁或一组磁铁去产生一个强磁场,流过我们的线圈芯。随着电动机旋转两个屏蔽臂,它们交替在芯的一端、然后在芯的另一端之间通过,产生一个交变磁场穿过线圈。

    图示只有一个输出线圈,但可以有两个线圈:


    或可以有四个线圈:


    线圈可以并联连接以增加输出电流,或者它们可以串联连接(以一个链的构形)以增加输出电压。虽然附图显示屏蔽直接连接电机驱动轴(线件的一小节塑料套可能会被用于对齐电机轴和屏蔽轴),没有理由为什么屏蔽不应该装在轴承中一个单独的轴上,并由皮带和皮带轮装置驱动。

    有一个单独的屏蔽轴,可以用一个长的刚性轴,而那使得可以有额外的线圈和磁铁。结果可能是这样的:


  另一个有效功率输出装置系统是由于用了“磁通量转换器”(Phi Transformer,“Phi”读作“Fi”)。在这一设计中,通过控制层叠铁圈或“环形”里的磁通量而减少磁阻。再一次,这个设计打算用一台电机转动转子,但似乎并没有任何好的理由为什么不用永磁电机来代替。

  从环境中汲取出额外能源的许多装置中,环形显然是重要的,以至于鲍勃•博伊斯甚至警告对于缠绕在环形轭上的线圈的高频顺序脉冲,产生一个旋转磁场,作为不可预测的电涌事件能产生约10000安培的额外电流,烧毁电路元件,并极易触发辐射能的累积而导致电闪雷击。鲍勃自己就曾遭到过这样的电击,幸运的是他活了下来。少有象鲍勃的电解槽系统在使用了环形变压器,产生了功率增益后依然是安全的。所以许多环形装置设计确实值得审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00: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能量海 于 2017-10-1 21:38 编辑

[twow_chaptitle:霍华德·约翰逊永磁电机]
第一章:磁能

霍华德·约翰逊永磁电机

  回到永磁电机本身,在这个领域的顶级品牌之一是霍华德•约翰逊(Howard Johnson )。霍华德制造、展示、并于1979424日,以他的永磁电机设计从高度怀疑的专利局获得一项美国专利,专利号4,151,431。他用了强劲但昂贵的钴/钐磁来增加功率输出,并为1980年春季版的《科学与力学》(Science and Mechanics)杂志演示了电机原理。电机构造如下示:


  其要点是,他的电机磁通量总是不平衡的,因此产生持续旋转传动。转子磁体被加入阶梯对,用无磁性轭连接。定子磁体被安在高导磁合金套筒帘上。高导磁合金对磁通量有很高的传导率(但很昂贵)。该专利指出,电枢磁体长3.125英寸(79.4毫米);而定子磁体宽1英寸(25.4毫米),深0.25英寸(6毫米),长4英寸(100毫米)。专利还说明,转子的磁体对不是相距120°设置,而是稍微错列开,以此缓和转子上的磁力。专利还指出,转子磁体和定子之间的空隙是在较大间隙中谐调,运转越平稳,功率越小。所以,间隙的选择以可忍受的振动水平上取最大功率。

  霍华德认为永磁是室温超导体。据推测,他看到磁性材料因为有随机方向的电子自旋,以至于其净磁场接近零,直到磁化过程里电子自旋被对齐,从而生成一个由超导电流维护的整体净永磁场。

  磁体布置、以及霍华德专利中的图示的内磁间隙评估如下:


  有关的杂志文章在这个网址:http://newebmasters.com/freeenergy/sm-pg48.html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00:56:51 | 显示全部楼层
[twow_chaptitle:“旋转木马”永磁电机/发电机]
第一章:磁能

“旋转木马”永磁电机/发电机

  美国专利 5,625,241号收入在附件内,介绍了一个简单的仅由永磁驱动的发电机的具体细节。这台发电机也可作为发动机使用。其结构并不特别复杂:



  它的布置是,永磁与每一副环绕转子的次级线圈关联。自供电运行,且磁体的布局是明确界定的:


  而该设备的物理配置并不特别复杂:


  这份专利无疑值得一读和考虑,尤其因为作者哈罗德•尤因、罗素•查普曼和大卫•波特(Harold Ewing, Russell Chapman and David Porter)介绍的部分不会特别晦涩。这似乎是目前出现的不容忽视的非常有效的发电机。看来非常清楚,永磁电动机对家庭施工者来说是完全可行的,而且有能力长期输出可观的能源。然而,应该注意的是:这类只使用磁体的电机,尽管建造完成,也出了名地难以操作。因此家庭施工者在第一次做这类电机时,使用移动屏蔽或电屏蔽会更为可行,就象查尔斯•弗林(Charles Flynn)电机或斯蒂芬•昆杰利(Stephen Kundel)电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00: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twow_chaptitle:罗伯特·特雷西永磁电机]
第一章:磁能

罗伯特·特雷西永磁电机

  有些人选择永磁电机,并适时地以电机的移动部件屏蔽磁场。19721121日罗伯特•特蕾西(Robert Tracy )以其“具有运动转换方法的往复式电机”而被授予一项美国专利(3,703,653)。他的装置使用磁屏蔽,置于电机轴旋转的适当点上的成对的永磁体之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00:59:04 | 显示全部楼层
[twow_chaptitle:本·梯尔电磁体电机]
第一章:磁能

·梯尔电磁体电机

  这种电机有相当大的功率输出能力。最初本•梯尔(Ben Teal )以木材为主要结构材料制做的非常简单电机,于19786月获得美国专利(4,093,880)。他发现,尽管如此简单的设计,用自己的手却无法停止电机轴的旋转:




  电机的操作尽可能简单,仅有四个弹性金属制成的开关,由转子轴上的凸轮推动。每个开关只在需要拉动时才给自己的电磁铁提供电流,完成拉动后断开。结果是电机非常强劲但又非常简单。增加动力只需在每个的顶部堆叠一个或多个增加层。上图显示的是两层的堆叠。不管有多少层,只有一套四个开关和一个凸轮才是必需的,因为电磁铁竖向彼此并行连接在一起的,因此可以在同一时间拉动轴承。

  梯尔电机的动力传送显示了永磁电机也具有这样的潜在功率,它通过移动磁屏蔽来获得往复运动的非常相似的方式运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能量之海

GMT+8, 2018-7-19 19:37 , Processed in 0.307982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